当前位置: 南岳衡山旅游网 > 衡山新闻 >

衡山“奇人”吴汉奇坚守千米山巅种茶

时间:2013-12-22 23:11来源:衡阳晚报 作者:南岳衡山旅游 点击:
本报讯
 
  一场时间跨度达25年的采访
 
  1988年秋,时任衡阳日报驻衡山、南岳记者谭浩泉(现衡阳晚报副总编)在衡山县委宣传部新闻办主任周诗武陪同下,从当时的祝融乡政府(1995年合并至店门镇)出发,步行爬山20多里,黄昏时分爬至水桐村后源组海拔1100多米的衡山72峰之一狮子峰下的道子坪,采访当时称为“有志青年”、“回乡青年”立志高山种茶的25岁青年农民吴汉奇。当时从《苦耕白云觅茶香》为题,发表通讯于《衡阳晚报》头版头条,引来较多关注。
 
  一晃25年过去。
 
  今年春天,衡阳日报记者罗春梅在探访“衡山72峰”狮子峰采访报道时,偶遇峰旁道子坪采茶的吴汉奇,并在文章中提及这个坚忍不拔的中年汉子。谭副总编见到报道后,大为吃惊,没想到世上有对一件事物如此痴情的汉子!当即决定再去采访他。
 
  从罗春梅处要来电话后,多次联系吴汉奇,都没能联系上(后得知吴上山一次要几十天,怕出现紧急情况时手机没电打不通电话,故而平常一般不开机,只是和老婆武水莲“单线联系”),又过几个月,至7月初时,终打通吴汉奇的电话,原来此时吴已采完茶下至海拔800多米的老家中。
 
  因在电话中已了解一些情况,如吴汉奇种茶规模、经营情况等。此次采访,谭副总编还做了些准备,特意请安徽农学院茶业系毕业生、衡阳市塔山茶业公司总经理邓立前去。邓总在传统绿茶基础上,已创制出黄茶,红茶、黑茶等多个品种,请他前去,期望两位年龄差不多,做的事业差不多,可走的路却有天壤之别的他们在传统与现代、坚守与变通、生产与市场、朴拙与灵巧诸方面交流中碰出“火花”,果然,交流中他们达成初步合作意向。
 
  狮子峰垭口有个道子坪
 
  从店门往水桐村驱车前行,竹海环绕,陡峭的盘山公路远不止十八道弯。经后源组徒步上行,途中有一条陡峭的山路,人迹罕至,一侧是山坡,一侧是深不见底的悬崖,一不小心便会摔下去,吴汉奇每年都花费500元托一个同村的村民帮忙“开道”(若无人修整山路两旁的树枝和野草,不出2个月就会找不到上山的路),吴汉奇说,晚上走夜路时一不留神便会有野鸡、野山羊一类的动物从脚边窜过,稍有不慎便可能跌个踉跄。
 
  攀爬一个多小时约三公里到达狮子峰。狮子峰,海拔1100米,左对石廪峰和祝云峰,右对白石峰、碉堡峰和岣嵝峰,紧连晶头峰、扁担峰、黄花峰,四峰中间称道子坪,是明清年代道士们练长跑的地方,上面炼丹池是道士们修道的地方,听说不吃不喝七七四十九天才能修成正果。
 
  吴汉奇指着道子坪中央巨石上立着的一块圆木,说经常独自坐在那里眺望云海和远方。站在道子坪,直让人有“会当临绝顶,一览众山小”的感慨,可望见如带湘江、武广高铁、南岳高速及衡东县城和100多公里外的湘潭。
 
  旁边的山坡下,是一排三间土胚横房,只有简易的床、桌子,却有取之不尽的山泉和白云。焙茶的小锅子一字排开,这里没有电视,没有电脑,甚至没有电,主人一年却要在此呆上上百天,为的是把茶种出一种最高境界。
 
  这里不仅野茶遍地,吴汉奇开荒种茶也进入丰收期,尤其北坡茶,一尖一叶(茶业行话一刀一枪)油光发亮、脆生秧嫩,水灵清秀,沐天风、浴地露、白云洗身。茶由于不施肥、不杀虫、也不用除草剂,完全任其天然,且全过程手工制作,品质自属优中之优,其中产量不多的“狮口雪芽”精品,3000元一斤还供不应求。
 
  吴汉奇说种茶要种到80岁
 
  慢慢富足起来的吴汉奇,其实早就不用如此辛劳。他们夫妇育有两小孩,大的已工作,小的读大学,夫妇二人在店门街上砌了栋4层楼房,享享清福完全可以,但吴汉奇对茶的执着和痴迷(乡亲们称他为茶痴),叫他实在放不下。
 
  如今他种茶,老婆武水莲卖茶。武水莲是店门“街上人”,头脑活络,还在网上开起网店,与吴汉奇的憨实、板劲形成和谐的互补。故而,吴汉奇说他种茶要种到80岁!
 
  采访时,谭副总编大发感慨:当代社会慢与快、传统与现代、拙朴与机巧、天然与人为对抗中,给人们带来极大的心理困惑。为什么一定要快呢?为什么不能过一任天然的传统生活呢?所谓智慧,就是想明白人生的根本问题,想明白你真正需要的!吴汉奇苦行僧般坚守山巅数十年,当他坐在道子坪木桩上眺望云海和远方风景时,找到了他自己真正的需要。